2016年7月份我国对欧盟进出口规模继续回升

时间:2016-09-20 字号:T|T

摘要:

据海关统计,2016年前7个月,我国对欧盟进出口值2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同)增长1.8%,占同期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5.2%;其中,对欧盟出口1.2万亿元,增长1.7%;自欧盟进口7716亿元,增长2.1%。贸易顺差4655亿元,扩大1%。

 2016年7月份我国对欧盟进出口规模继续回升

据海关统计,2016年前7个月,我国对欧盟进出口值2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下同)增长1.8%,占同期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5.2%;其中,对欧盟出口1.2万亿元,增长1.7%;自欧盟进口7716亿元,增长2.1%。贸易顺差4655亿元,扩大1%。

一、我国在7月份对欧盟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7月份进出口同比连续第5个月保持增长。去年12月份我国对欧盟单月进出口规模达到3490.2亿元的高位后逐月回落,今年2月份降至低谷后反弹,连续5个月的单月同比、环比出现增长,其中,7月份进出口3176.5亿元,同比增长2.5%,环比增长4.1%;其中,对欧盟出口1974亿元,同比增长4.3%,环比增长4.9%;自欧盟进口1202.5亿元,同比下降0.5%,环比增长2.7%(下图)。

 
2015年1月~2016年7月我国对欧盟进出口月度走势图

(二)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近7成,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7月份,我国以一般贸易方式对欧盟进出口2105.2亿元,增长5.4%,增速快于同期对欧盟进出口总体水平2.9个百分点,占同期我国对欧盟进出口总值的66.3%;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750.8亿元,下降1.7%,占23.6%;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出口262.9亿元,下降0.1%。

(三)在欧盟,德国为我国最大贸易伙伴,与中东欧国家发展较快。7月份,我国对德国进出口869.6亿元,下降1%;对英国进出口453.8亿元,增长4.3%;对荷兰进出口376.4亿元,下降0.3%;对法国进出口276.3亿元,下降5.3%;对意大利进出口238亿元,增长0.9%。同期,对欧盟成员国中的“一带一路”沿线中东欧国家进出口增长较快,其中,对波兰、捷克和匈牙利分别进出口100.4亿元、56.2亿元和50亿元,分别增长14.7%、10%和24.2%。

(四)出口主要为机电产品和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7月份,我国对欧盟出口机电产品1084.5亿元,增长7%,占同期我国对欧盟出口值的54.9%;从具体品种看,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158亿元,下降15%;手机85亿元,增长17.5%;便携式电脑82.4亿元,下降13.7%。另外,出口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575.7亿元,下降0.3%,占29.2%;其中服装298.4亿元,下降5.5%;鞋74.4亿元,增长2.9%。

(五)以机电产品进口为主,医药品进口增势强劲。7月份,我国自欧盟进口机电产品734.2亿元,下降2.9%,占同期我国自欧盟进口值的61.1%;从具体品种看,汽车141.6亿元,增长10.8%;汽车零配件76.1亿元,增长7.4%;计量检测分析自控仪器及器具54.1亿元,下降0.8%。另外,进口医药品89.6亿元,增长31.6%;农产品87.9亿元,增长7.3%。

 
2016年7月份我国对欧盟进出口主要商品情况表

二、中欧贸易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和相关建议

(一)欧盟贸易保护措施频出,加大我国对欧出口难度。今年以来,欧盟在贸易保护方面动作不断。6月份,欧盟对原产自我国的铝箔启动双反调查;对我国产的冷轧板卷征收反倾销税;对原产自我国的钼丝产品继续征收64.3%的从价税 ;7月29日,欧盟委员会对原产于中国的螺纹钢产品做出反倾销调查终裁,决定实施税率为18.4%~22.5%的最终反倾销措施 。另外,近期欧盟对我国输欧56种商品发布消费者警告,涉及玩具、电子产品等 ;还向世贸组织投诉,指控我国未取消11种原材料的出口关税,违反了15年前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等等 。随着欧盟不断出台各项贸易保护措施,我国商品出口欧盟的难度不断增加。

(二)英国“脱欧”对欧盟经济负面影响逐渐显现,或将拖慢中欧贸易步伐。据欧盟委员会近日评估报告,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将使消费和投资放缓,影响对外贸易,预计今年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介于1.5%~1.6%之间,低于今年7月份欧盟春季经济报告预测的1.7%,预计到2017年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引发的“不确定性”,将拖累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减少0.25%~0.5% 。英国“脱欧”不仅增加英国和欧元区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还对中欧贸易带来一定不利影响。

(三)恐怖袭击频发拖慢欧盟经济复苏进程,给中欧贸易发展增加不确定性。2016年3月22日,比利时机场和地铁站等地发生恐怖袭击;7月14日,法国尼斯也出现恐怖袭击;7月中下旬的两周内,德国接连出现4起恐怖袭击 。面对近期频发的恐怖袭击,投资者和消费者对欧洲安全问题的担忧不断加剧,其后续影响有可能会不断扩大,使投资减少,消费者信心受挫,消费支出缩减,损害欧盟经济复苏进程,继而给中欧双边经贸往来增加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