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进出口保持增长

时间:2017-03-27 字号:T|T

摘要:

据海关统计,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累计进出口152.4亿元人民币,较上年(下同)增长4.1%...

据海关统计,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累计进出口152.4亿元人民币,较上年(下同)增长4.1%。其中,对澳出口96.8亿元,增长17.6%;从澳进口55.6亿元,下降13.2%;贸易顺差41.2亿元,扩大1.3倍。

一、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逾7成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出口,加工贸易进出口快速增长。2016年,厦门关区以一般贸易方式对澳大利亚进出口108.7亿元,下降2.4%,占全年关区对澳大利亚进出口总值的71.3%,其中进口50.0亿元,下降13.8%;出口58.7亿元,增长9.9%。同期,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32.8亿元,增长48.4%,占21.5%;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出口10.7亿元,下降15.5%。

(二)下半年进出口值高位运行。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进出口自2016年2月份探底后震荡上涨,8月份进出口17.1亿元,创2014年5月份以来新高,之后各月进出口值均保持高位运行,12月份当月进出口14.4亿元,同比增长13.6%,环比下降7.5%,其中进口5.8亿元,下降13.9%,出口8.6亿元,增长44.7%(下图)。
 


(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小幅微降,机电产品出口保持增长。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出口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33.2亿元,下降0.8%,其中服装及衣着附件13.7亿元,增长2.7%;鞋类6亿元,下降17.3%;塑料制品4.9亿元,增长14.7%;家具及其零件4.1亿元,增长0.9%。同期,出口机电产品27.9亿元,增长6.9%;出口成品油12.1亿元,增长7.4倍;上述3者合计占全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出口总值的75.6%

(四)进口主要集中在资源类商品。2016年,厦门关区自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砂21.3亿元,增长15.7%;煤炭8.7亿元,下降16.6%;锆矿砂6.4亿元,增长17.4%;铜矿砂5.1亿元,下降23.6%;原油3.8亿元,下降51.8%;进口原木2.5亿元,增长20.2%;上述6项商品合计占全年关区自澳大利亚进口总值的86%。

二、2016年厦门关区对澳大利亚进出口保持增长的主要原因

(一)中澳自贸协定红利显现,刺激部分商品进出口加快增长。中澳自贸协定是我国与其他国家迄今已商签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整体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之一,2016年1月1日,中澳自贸协定实施第2轮降税后,部分受惠商品进口增速明显加快。自2017年1月1日起,中澳自贸协定进行第3次降税 ,我国企业和广大消费者将享受到更多的税收优惠。出口方面,第三次降税后澳大利亚零关税税目比例达到98.5%,纺织品和服装、汽车零部件、部分钢材及钢铁制品、家电产品等我出口优势产品将享受更加优惠的关税。随着自贸协定相关降税措施的逐步落实,双边贸易将会得到积极刺激。

(二)中澳产业互补性强,双边经贸合作有较强基础。我国与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具有很强的互补性,矿产品、农产品和工业品等领域合作潜力巨大。澳大利亚的“北部大开发”对增强基础设施能力、促进互联互通的需求强烈,有利于中国企业参与城市化进程。此外,中国和澳大利亚在自然资源和要素条件上存在巨大的差异:澳大利亚地广人稀,矿产资源丰富,在生产土地资源密集型产品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主要出口各种矿砂和农产品;而中国人口众多,人均资源占有量低,在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方面占优势,中国经济产业结构较为完整,企业在装备制造等领域实力较强。中澳两国间的资源要素禀赋、产业间的互补性较强。同时,作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工程承包市场有望获得较快发展,我国企业在这一领域也将获得更多的发展机遇。

三、当前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澳大利亚频频插手南海问题,不利于两国进一步开展经贸合作。近一年来,澳大利亚政府高官频频就南海问题发表言论,要求中国停止岛礁建设。2016年4月,澳大利亚首次派出部队参与美菲在南海举行的联合军演,演习地点距南海争议地区仅230公里,演习内容包括模拟夺回被假想敌在南海攻占的岛屿。澳大利亚不断插手南海问题,不仅影响中澳外交关系,不利于两国经贸合作的进一步深入,而且将使南海问题更加复杂敏感,甚至可能激化争端,导致我国周边的贸易环境进一步恶化。

(二)对澳投资主体比较单一,存在政策风险。近年来,我国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呈现快速增长,2014年和2015年的投资增速分别达到45%和21% ,投资范围也由矿产扩展到了服务业、农业、地产等领域,但是,中国对澳投资的主体比较单一,一般以大型国企居多,这已经引起了澳大利亚的高度关注和疑虑,澳大利亚在野党和部分社会团体担心批准中国对澳矿业投资,会导致本国对矿产资源控制权的丧失,进而会危及本国经济安全,因此澳大利亚政府收紧了对外国投资的审查,严格的审查制度导致审批时间延长,推高了投资成本,降低了投资效率,也增加了不确定性。2015年10月,我国企业收购澳大利亚内陆10万平方公里超级牧场的计划被澳大利亚政府以危害国家利益为由否决 ;2015年11月,中国国家电网在澳大利亚新州电力公司的竞标中因澳方认为关键资产出售给我国国企可能引发民众的抵制情绪而失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