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广东省对韩贸易实现增长

时间:2017-03-27 字号:T|T

摘要:

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最大的进口...

FTA效果渐显 负面因素依然存在

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最大的进口来源国,韩国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之一。据海关统计,2016年全年广东省对韩国进出口总值人民币4064亿元,较2015年(下同)略增0.7%,占同期广东省外贸总值的6.5%。其中,自韩国进口2716亿元,增长6.1%;对韩国出口1347亿元,下降8.8%。对韩国累计贸易逆差1369亿元,扩大26.5%。

一、广东省与韩国双边贸易于2016年的主要特点

(一)12月份对韩进出口突破500亿元创2015年来新高,其中出口突破200亿元、进口突破300亿元。自11月进、出口双双实现增长后,12月贸易额创出新高。12月份当月,广东省对韩国进出口合计542.7亿元,同比增长13.4%,环比增长34.6%,其中出口值201.7亿元,同比增长30.1%,环比增长55.8%;进口值341亿元,同比增长5.3%,环比增长24.6%(下图)。

 
 

(二)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占6成,民营企业进出口逆势增长且增幅超3成。2016年,广东省外商投资企业对韩国进出口2461亿元,下降12.6%,占同期广东省对韩贸易总值的(下同)60.6%。其中,出口998亿元,下降15%,进口1463亿元,下降10.9%。同期,民营企业进出口1447亿元,增长33.3 %,占35.6%;国有企业进出口155亿元,增长15.7%,占3.8%。

(三)加工贸易呈现两位数下滑,保税监管场所进出境货物大幅增长。2016年广东省以加工贸易方式对韩国进出口1997亿元,下降16.2%,占49.1%,其中,出口943.5亿元,下降15.9%;进口1053.8亿元,下降16.5%。同期,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出口1313亿元,下降12.8%,占32.3%;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对韩国进出口695.9亿元,增长48.1%。

(四)进口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集成电路进口快速增长。2016年,广东省自韩进口机电产品2227亿元,增长6.4%;其中,进口集成电路1320亿元,增长16.4%;进口液晶显示板291.8亿元,下降15.4%。同期,进口初级形状的塑料134.5亿元,下降2.2%,进口钢材43.9亿元,下降1.9%。

(五)手机出口下降使机电产品出口下降,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小幅增长。2016年,广东省对韩出口机电产品1098亿元,下降11.5%,其中出口手机457.9亿元,下降26.9%。同期,传统劳动密集型商品出口实现增长,全年出口134.3亿元,增长6.2%。

二、当前对韩贸易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韩本土经济或进入低增长阶段。据韩联社2016年12月29日报道,韩政府发布预测称,受内需增长趋缓等影响,今年韩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6%,比2016年6月份3.0%的预测值低0.4个百分点,且经济低增长态势长期固化的可能性增大 。外国投资者持有韩国债券余额共90万亿韩元,自2003年初以来,首次呈减少趋势 。2016年11月韩国就业人数2659万人,同比增加33.9万人,但受造船业景气低迷、制造业结构调整影响,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10.2万人,降幅连续2个月突破10万人,并连续5个月呈下降趋势。数据还显示,11月韩失业率同比持平,但青年失业率8.2%,创2003年以来11月失业率的最高 。韩国银行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10月底,韩家庭负债总规模已超过1300万亿韩元,一年内增加了130万亿 。韩家庭负债规模在新兴经济体中居于首位,且增速不断加快,这已成为威胁经济发展的潜在风险。韩本土经济或进入低增长阶段,对中韩贸易增长带来制约。

(二)中韩FTA一周年,降税效果明显但中韩贸易仍有较大空间。中韩自贸协定实施一年,取得积极成效。韩联社于2016年12月15日报道,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发布的《中韩FTA生效一周年评价及启示》数据显示,中国自韩进口整体下降的情况下,中韩FTA降税商品对华出口向好,韩对华出口总体降幅因此逐渐收窄 。贸易协会以605家主要对华出口企业为对象的调查问卷显示,65%的企业认为降税有一定效果,认为中国市场竞争力提高、通关更加便利的企业都有所增加,但知识产权保护、自然人移动规则等方面仍需改善 。但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中韩自贸协定,2017年1月1日起,将实施第三轮产品降税,与广大消费者日常生活相关的牛肉、乳制品、葡萄酒、橙子及橙汁、虾蟹鲍鱼等海鲜,都将享受更加优惠的税率。部分服装、鞋类、水产以及机电对韩出口有望增加。

(三)韩总统弹劾案短期内或给经济带来负面影响。韩经济界专家认为,朴谨惠总统弹劾案对韩国经济政策运行带来诸多负面影响,韩国金融市场短期内波动幅度将可能扩大,国家对外信用度也将受到一定影响。鉴于总统弹劾案件宪法裁判所审结时间短则两个月,长则达六个月之久,韩国政局不确定性将会持续相当长时间,海外信用评价机构可能因此调低韩国国债和公司债信用等级。且值得关注的是,韩部分大企业集团也卷入“闺蜜干政”、罢工潮风波,企业经营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如三星集团2016年27万亿韩元的设备投资计划截至三季度仅执行了14.7万亿韩元,另外12.3万亿韩元原计划在四季度集中执行,但因检方调查而被推迟 ;乐天集团因高层管理人员涉嫌行贿,非法筹集秘密基金等,集团总部及分支机构连续两次遭韩国首尔检察机关搜查等 。大型财团企业的声誉因此受到影响,也对经济运作带来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