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杭州口岸对美进出口创新高

时间:2017-03-27 字号:T|T

摘要:

据杭州海关统计,2016年,杭州口岸对美国进出口406.9亿元人民币...

 新政府贸易保护倾向值得关注

据杭州海关统计,2016年,杭州口岸对美国进出口406.9亿元人民币,较上年(下同)增长0.2%,占同期杭州口岸外贸总值的7.0%。其中,对美出口264.3亿元,增长0.8%,占同期杭州口岸出口总值的7.4%,自美进口142.6亿元,下降0.9%,占同期杭州口岸进口总值的6.3%。

一、2016年杭州口岸对美贸易的主要特点

(一)12月单月进出口值创新高。今年以来,在全国对美贸易出现下滑的大环境下,杭州口岸延续了去年以来的稳健走势,对美贸易增势稳定,月度进出口值自3月份开始持续保持在300亿元以上。12月份,杭州口岸对美进出口49.7亿元,同比增长0.6%,月度进出口值创历史新高;其中对美出口27.0亿元,同比下降3.1%,月度出口值为历史第三高;自美进口22.7亿元,同比增长5.4%,月度进口值创历史新高(下图)。

 

(二)农产品进口增长迅速,机电产品进口下降明显。2016年,杭州口岸自美国进口的前三类商品是农产品、机电产品和废纸,进口值分别为50.4亿元、21.7亿元和20.0亿元,分别增长15.3%、下降20.7%和9.4%,这三类商品合计占同期杭州口岸自美国进口总值的64.7%。同期,进口液化石油气及其他烃类气10.2亿元,增长0.2%,废金属9.1亿元,下降8.7%。

(三)机电产品出口保持增长态势,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下降迅猛。2016年,杭州口岸对美国出口机电产品117.5亿元,增长7.6%,占同期杭州口岸对美国出口总值的44.5%;出口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101.1亿元,下降3.7%,占38.2%,其中纺织品、家具和玩具出口增长较快,分别增长18.0%、9.9%和74.7%。同期,出口高新技术产品14.4亿元,下降30.1%。

二、对美贸易保持平稳增势的原因

(一)美国经济持续回暖,带动对美出口增长。2016年下半年以来,美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就业市场维持强劲走势,消费支出温和增长,楼市持续回暖,整体经济活动保持温和扩张步伐。11月,美国Markit制造业PMI和ISM制造业PMI双双走强,分别达到54.1 和53.2 ,后者更创当年6月以来的最大增幅。12月,两大指数又分别上升至54.3 和54.7 ,前者为2015年3月份以来最高,而消费者信心指数更是达到13年来最高 。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促使对美贸易稳步发展。

(二)美联储加息步伐加快,短期刺激出口。2016年,美联储不断放出加息信号,11月起,美元加息预期强化,造成美元指数持续上涨,当月境内市场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创下最近7年最低点6.845 。人民币兑美元的下跌态势利好企业出口,企业交易产生的汇率差可能甚至超过商品本身利润。同时,人民币贬值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

三、当前对美贸易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美国新一届政府贸易政策团队成形,贸易保护倾向明显。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团队已初步成形,罗伯特•莱特希泽出任美国贸易代表一职 ,其主张对违反贸易规则的国际征收高额关税,主张对“中国重商主义”采取“更激进的”贸易路线,由此,中美贸易可能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而在2016年12月2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2012年中美太阳能反倾销第三次重审初判结果,除七家行政复审期间无审查交易的厂商、三家未提交相关证明的厂商之外,其余企业将分别适用7.72~30.42%的反倾销税 。12月3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步裁定从中国进口的硬木胶合板给美国相关产业造成损害,将继续对此类产品进行“双反”调查。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升级,我国商品对美出口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二)美联储时隔一年再度加息,冲击我金融市场。2016年12月15日,美联储时隔一年决定再度加息。而此次加息将给全球金融市场再度造成重大冲击,对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走向产生影响 。我国也在汇率市场的大幅波动中遭受损失,人民币面临巨大的贬值压力,虽然贬值有利出口却可能加速资本外流、增加美元债务的偿债压力。贸易渠道对经济的积极效应可能被金融渠道的消极效应抵消。数据显示,中国11月外汇储备30515.98亿美元,较前一月下降690.57亿美元,降幅2.2%;这也是2016年7月以来,外汇储备连续第5个月下滑,同时创下2016年1月以来最大单月降幅 。

四、2017年中美贸易展望

(一)人民币对美元加速贬值,中美贸易顺差可能进一步扩大。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呈现加速贬值态势,全年在岸人民币即期汇率贬值超过7%,创下有数据纪录以来的年度贬值幅度新高,尤其是2016年第四季度,人民币贬值速率很快,3个月就贬值了逾4% 。而美元在美国经济向好、英国公投决定“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美联储加息等因素推动下,汇率一路上涨。2016年,衡量美元对全球一篮子货币汇率强弱的美元指数上涨幅度超过4%。在新一届美国政府可能出台财政刺激政策和美联储加息的推动下,美元2017年有望继续维持强势 。近年来,我国致力于国内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缩减国内刺激举措将削弱对美进口,而人民币的相对弱势提高了我国产品出口的价格竞争力,可能令中美贸易顺差进一步扩大。

(二)美国经济稳健增长,特朗普胜选为中美贸易带来诸多不确定性。过去5年全球经济和贸易持续低增长,而美国经济却稳步增长,失业率仅为4.7%,美国商务部在2016年第3季度GDP预测中表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折合成年率为3.5%,创下2014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这对我国的出口有一定的提振作用。同时,特朗普胜选给中美贸易带来了不确定性。其中有对中国有利好的一面,比如放弃TPP,意味着中国在引领开放方面会承担更重要的角色,涵盖中国在内的RECP有望成为区域贸易领头羊,得到更好的发展。也有对中国不利的一面,比如特朗普的鹰派政策有望实施,放言要给中国征收45%的关税,以及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推动制造业重返美国,通过大减税吸引回流资金和外来投资,这些都将严重影响对美贸易发展。

(三)中美贸易摩擦升级,部分行业面临贸易保护主义冲击。中国2016年面临的贸易摩擦创纪录新高,几乎有一半的针对中国贸易的争端涉及中国钢铁行业 。2017年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持续升级,一方面由于特朗普上任的民意基础来自受全球化冲击最大的美国传统制造业,如钢铁、汽车等传统产业,另一方面其经济外交团队成员不乏钢铁产业高管和律师,长期处于中美钢铁贸易摩擦的最前沿,且鹰派人物《致命中国》作者彼得•纳瓦罗被任命执掌新的白宫贸易政策办公室。由此看来,中国钢铁制造企业可能会成为中美贸易摩擦的先锋队,紧随其后的产业可能会是乘用车轮胎、光伏产业等中美贸易摩擦较为集中的产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