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增长2.2%

时间:2017-04-05 字号:T|T

摘要:

据济南海关统计,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1268.8亿元人民币...

 日本取消我国“特惠关税”将对双边贸易构成冲击
 
据济南海关统计,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1268.8亿元人民币,比上年(下同)增长2.2%。其中,对日本出口918.7亿元,增长0.4%;自日本进口350.1亿元,增长7.3%;贸易顺差568.6亿元,下降3.4%。12月当月,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116亿元,下降5.4%。其中,对日本出口77.6亿元,下降11.8%;自日本进口38.4亿元,增长10.9%。

一、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的主要特点

(一)一般贸易进出口稳步增长,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2016年,山东省以一般贸易方式对日本进出口767.4亿元,增长8.4%,占当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总值(下同)的60.5%。其中,一般贸易出口596.4亿元,增长8%;一般贸易进口171亿元,增长10%。同期,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出口406.7亿元,下降9.9%,占32.1%。此外,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出口90.7亿元,增长13.8%。

(二)月度进出口值呈低开高走之势,12月份结束连续增长转为下降。2016年以来,山东省对日本月度进出口值呈低开高走之势,2月份进出口值降至82.2亿元,为2015年1月以来的最低点。3月份快速回升至100亿元上方,此后进出口值小幅波动,总体呈上升趋势。12月份进出口总值结束连续5个月同比正增长转为下降,12月当月进出口116亿元,同比下降5.4%,环比下降3.2%。其中,12月当月山东省对日本出口77.6亿元,同比下降11.8%,环比下降14.2%;自日本进口38.4亿元,同比增长10.9%,环比增长31%(下图)。
 

(三)外商投资企业和民营企业为进出口主体。2016年,山东省外商投资企业对日本进出口599.6亿元,下降4.4%,占47.3%;民营企业进出口558.5亿元,增长8.7%,占44%;同期,国有企业进出口108.7亿元,增长8.7%。

(四)进口以机电产品为主。2016年,山东省自日本进口机电产品213.2亿元,增长11.5%,占当年山东省自日本进口总值的60.9%。其中,进口液晶显示板57.6亿元,增长1%,进口集成电路16.4亿元,下降10.7%。

(五)出口以农产品、服装和机电产品为主。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出口农产品、服装和机电产品分别为268.4亿元、219亿元和171.5亿元,分别增长2.9%、1.4%和下降8.4%,上述3类产品出口值合计占当年山东省对日本出口总值的71.7%。

二、2016年山东省对日本进出口增长的主要原因

(一)日本经济企稳复苏迹象持续,制造业扩张利好我省对日本出口。2016年以来,日本经济企稳复苏迹象持续,制造业由收缩转为扩张态势。2016年12月份,日本制造业PMI终值为52.4,指数连续第四个月高于50的扩张收缩分界线,高于初值的51.9和11月份终值的51.3,创2015年12月以来的新高。日本制造业持续扩张,反映日本产出增加,受国际需求增长等因素影响,日本新订单连续扩张。2016年12月份,日本新订单分项指数终值由2016年11月的51.1升至53.2。日本经济前景信心增强,经济有望重新获得增长动力,利好我省对日本出口。

(二)高端制造业快速发展,带动相关零部件自日进口需求增长。随着我国经济结构和发展重心不断发生变化,对高端制造业市场需求旺盛,带动日本投资结构发生变化,高端制造业投资比重逐渐提升。同时,我国制造业企稳向好,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表现突出。2016年1-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制造业稳中向好的迹象已经开始显现;11月份,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0.6%和10.5%,分别较同期规模以上工业总体增速高4.6和4.5个百分点,带动我省相关生产设备及零配件自日进口明显增长。如,2016年我省自日分别进口机械设备、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和计量检测分析自控仪器及器具56.4亿元、14.7亿元和8.8亿元,分别增长23.3%、22.9%和13.3%。

三、当前山东省对日本贸易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日本将取消中国“特惠关税”待遇,对我省相关产业对日出口不利。日本财务省宣布重新调整“特惠关税”制度的对象国,按照新标准将中国、墨西哥、巴西、泰国、马来西亚5个国家从发展中国家关税减免名单中剔除,这意味着,日本将从2019年起全面终结对我国的普惠制政策。日本普惠制取消对山东省相关产业将构成严重影响。以纺织行业为例,越南、印尼、孟加拉及柬埔寨是我省在日本纺织品及原料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日本在取消我国普惠制待遇的同时,却保留了上述国家的普惠制待遇。新政实施后,我省纺织品及原料在日本的进口关税税率将比越南、印尼、孟加拉及柬埔寨高1.06-14.2个百分点。同时,由于近年来我省劳动力成本及物价水平不断上涨,纺织等行业用工成本平均高出东南亚国家1-3倍,日本普惠制终结导致我省相关产品在日本面临严峻的竞争形势。

(二)日本对华投资由降转增,投资结构大幅度调整。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8132.2亿元,同比增长4.1%,其中,日本对华投资扭转了连续两年大幅下降的态势,同比微增1.7%。同时,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结构大幅调整,日资企业更多关注中国的机器人、节能环保和老龄化产业。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高,日资企业面临推进生产自动化的问题,这使得中国市场对于机器人的需求越来越大。目前,安川、川崎和FANUC这些日本机器人企业都在大力开发中国市场。另外,很多节能环保和老龄化领域的日资企业正在或准备扩大在华业务。与此同时,日本对华投资开始从制造业向商业、服务业投资转变,并从原来的绝对控股变为参股经营,从重资金的投资向重经营模式、管理经验的投资。日本对华投资由降转增,投资结构大幅调整,或将推动我省对日本贸易增长方式转变。

(三)日本消费者信心虽然企稳向好,能否结束消费低迷还有待观察。日本2016年12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上涨至43.1,比11月份的40.9显著上涨,创2016年9月份以来的新高。然而,消费者信心是否能转变为实际消费还有待观察。日本总务省12月27日公布了11月份家庭消费状况调查结果,每户家庭的平均消费支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之后实际较上年同月减少1.5%,连续9个月同比减少,且降幅较上月(0.4%)有所扩大。消费支出的下降反映出消费者的节约意识仍然很强。日本消费状况 “呈现弱势”,除去2016年2月受闰年因素影响有所增长外,从2015年9月至今的其他各月均为下降。日本消费方面依然形势严峻,能否结束消费低迷还有待观察。